ued官网有限公司欢迎您!

三北工程负担着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重任,三北平安

时间:2019-11-17 18:52

中国绿色时报3月13日报道三北工程,一座必将被载入史册的绿色长城。
在它的庇护下,三北地区农田增产、农民增收,陕、甘、宁、内蒙古、晋、冀6省(区)率先实现了由“沙逼人退”向“人逼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来自甘肃平凉的农民、全国人大代表毕红珍对三北工程有着切身的体会:“没有三北工程就没有我们三北地区人民的生活安宁。”
扩绿、治沙、固土、保水、护田,30年来,三北工程担负着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重任,书写着一笔笔中国生态保护事业的奇迹与辉煌。
然而,辉煌背后亦有忧患。
国家投入远远不能满足工程建设需求、部分地区农田防护林已断网缺带、三北工程不能忽视管护与更新……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来自山西、河北、宁夏、甘肃、青海、陕西、黑龙江、辽宁等省(区)的10多名代表委员为三北工程“上书”建言。
绿色长城还需“添砖加瓦”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继续加强石漠化、荒漠化治理,实施重点防护林、天然林保护和京津风沙源治理等生态建设工程。
全国人大代表、秦皇岛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志新说:“三北工程建设成果浸透着人民群众的心血和汗水,蕴含着传统的民族精神和伟大的时代精神,既是巨大的物质成果,也是宝贵的精神财富,绝不能半途而废!”
据统计,30年来,三北工程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2446.9万公顷,三北地区森林覆盖率由5.05%提高到10.51%,重点地区风沙危害和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治理,生态状况实现了历史性转变,过去因沙致贫的人们如今正依沙致富。
“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30年来取得的成绩是显而易见的,但就山西省来说,水土流失、风沙、霜冻、干热风、沙尘暴等危害还没有得到根本遏止。”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林业厅厅长耿怀英说,“在当前国家高度重视生态建设的大好形势下,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仍然存在投入不足、管理乏力、发展不快等问题,影响了三北地区生态建设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北县张北镇农业综合服务站站长袁妙枝在调研时发现,在山西、陕西、河北三省北部,一些早期营造的防护林林木开始退化,灌木林已经到了衰退期,特别是三北工程建设区营造的农田防护林出现了“断网缺带”现象,影响了农防林整体效能的持续发挥。此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农防林进入了成熟林阶段,不仅造成了林分蓄积量的无效消耗,浪费了资源,而且加大了引发大面积病虫害的可能。
绿色长城还需“添砖加瓦”,成为这些代表委员们的共同呼声。
加大工程投入是首要之举
资金不足是三北工程长期面临的最突出问题。
耿怀英代表说,通过30年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立地条件好的地方都已造上了林,剩下的立地条件越来越差,造林难度越来越大。比如山西晋西北地区,目前还有宜林荒山1170万亩,大部分都分布在晋北风沙区、黄河沿岸,山高路远、土层瘠薄、植被稀少、水土流失严重,是亟需加强治理之地。当前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就是加大对工程的投入力度。
宁夏代表团提交议案反映,由于中央投资不足,地方配套能力很弱,三北工程欠账造林现象普遍,林地经营管护工作无法正常进行。
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政协原主席桑结加说,青海省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在营造林工程建设项目上缺乏足够的配套资金,加之工程建设区自然条件较差,以国家为投资主体的机制尚未完全建立,营造林成本不断加大,造成营造林工程投资严重不足,资金缺口很大。建议国家提高青海省三北防护林造林建设投资标准和规模,并按规划落实投资;在提高营造林投资标准时,多考虑西部地区干旱缺水的现实情况,在营造林投资标准上给予适当倾斜;建议国家安排适当比例的资金专门用于造林地的管护,巩固造林成果;将成过熟农田防护林和残次林的更新改造纳入年度投资计划,确保成过熟农田防护林和残次林及时得到更新改造。
刘志新代表则建议,根据《三北防护林体系四期工程建设规划》,四期工程需要完成造林950万公顷,每年需要完成造林任务95万公顷。根据国家最新防护林建设投资标准,建议国家给予足额资金安排,保证工程如期完成。
来自农村的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县侯沟门村书记杨丰歧说:“现在,组织老百姓参与三北工程建设越来越难了。国家造林投资标准每亩才100元,听说今年将提到每亩200元,那也不够,一个工一天还要五六十元呢。由于资金有限,在树种选择上只能安排沙棘、刺槐、柠条等低质低效树种,生态效果肯定不理想。按照安塞的实际情况,国家造林投资标准至少应该提高到每亩600元。”
扩展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内容
“目前三北工程的投资结构也不够合理,只有造林补助,没有抚育管理和管护投资,成过熟林不能及时更新,中幼林不能抚育管理,工程的后续管理跟不上。”全国政协常委、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东北林业大学副校长赵雨森说,“如果不及时更新抚育,不仅林分的生态功能下降,而且可能导致病虫害增加,木材价值降低。”
袁妙枝代表建议,国家应将防护林资源管护、更新改列为建设内容,促进防护林建设体系可持续发展;同时,根据工程建设情况,尽快建立防护林体系资源效益监测评价体系,科学评价防护林体系建设效益,为科学决策提供依据。
来自青海的全国政协委员白玛也递交了提案,建议将柴达木盆地列入国家三北防护林工程重点治理区,给予单独立项投资,发展灌溉林业,建设荒漠绿洲。
刘志新代表还建议,三北工程要紧紧围绕防沙治沙这一主攻方向,加大水土流失治理力度,提高农田防护林建设水平,突出重点区域和重点建设内容,集中投资治理,力争在较短时间内改善当地生态。
除此之外,还有代表委员建议,三北工程实施应采取人工造林、飞播造林和封山育林相结合的方式,并加大封山育林的规模;增加病虫害防治、森林防火等管理资金。
呼之急,情之切。三北工程集聚众多关注的背后是人们对绿色的渴望、对秀美山川的向往。愿风沙却步,愿绿色长存!

加大力度建设北方“绿色长城”

  中国绿色时报3月6日报道 
  嘉宾:全国人大代表  刘志新
  采访:记者  张一诺  贾达明
  
  “我从事林业工作有30多年了,对于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既很关注,也很有感情。”3月3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秦皇岛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志新。曾是“林家铺子”一员的他,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林业。“今年我有一份提案是:通过推行规模化造林,加大投资力度,充实、完善工程建设内容三项措施,推进三北防护林建设进一步发展,加快建成北方绿色生态屏障。”
  刘志新说,多年来,国家对三北地区的生态建设下了很大力气,取得了巨大的阶段性建设成就。但由于种种因素的制约,一些立地条件差的地块成为绿化空白,在生态区域内形不成集中连片的森林,难以形成防护体系。刘志新建议说:“应推进规模化造林,在生态区位重要、地方领导重视的地区,如环首都周围地区、重点沙区、重点水土流失区等,参照塞罕坝林场的建设模式,有计划、按步骤地建设20万亩、50万亩、百万亩以上的人工林林场,推进区域性防护林体系的建设和完善,真正建成祖国北方绿色生态屏障。”
  “作为全国最早实施的生态工程,长期以来三北工程实行国家补助、地方配套、群众投工投劳的建设机制,中央专项投资只占工程总投资的8.3%,而群众投工投劳占了78.1%。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两工’制度取消,群众生产更趋向经济收益,对生态林建设没有积极性。继续依靠群众投入搞生态建设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工程原有的投资建设机制难以为继。”刘志新认为,在当今时代这是一个大问题。他建议国家加大投资力度,对重点生态公益林建设,实行全额预算管理,即由国家全额投入完成治理,中央和地方的投资比例可按照不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酌情而定。同时不断拓宽投入渠道,吸引社会各种投资主体参与工程建设,建立起推动工程建设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
  刘志新还建议说,新造林抚育管护、灌木林地和疏林地的封育、低质低效林改造等都应纳入到工程建设内容当中,植被恢复与森林质量提升紧密结合,全力推进形成结构优良、系统稳定、功能多样的防护林体系。

    中国绿色时报3月17日报道 绿色,对于三北的土地、三北的人民而言,那是生命、未来、幸福与吉祥。
  如果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到2050年如期保质保量地完工,三北地区的森林面积将由1977年的2494万公顷增加到6075万公顷,森林覆盖率将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14.95%;流沙将被全面固定,同时还会出现大片新的耕地。三北安宁,中原便安宁,国家也安宁。
  为三北人民遮风挡沙,三北工程功不可没;但是,从1978年走到2008年,刚刚跨入而立之年、承载着三北人民更大希望与梦想、承担着维护国家生态安全重任的三北工程,现在面临着资金短缺、管护薄弱等许多困难和问题。不希望看到三北工程半途而废的代表委员们,年年不知疲倦地在两会上呼吁、呐喊,要求从中华民族长远生存发展的高度,认识三北工程的特殊重要地位和作用,加快建设力度,补足发展后劲。
  三北工程,那是救命稻草!
  “没有三北防护林,三北地区是什么样子?”
  “我小的时候,家乡没几棵树,土地沙化严重,农田低产,很多农民家里锅中缺米、灶下少柴。”
  记者的提问使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北县张北镇林业站站长袁妙枝不禁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情形。而现在呢?袁妙枝代表告诉记者:三北工程建设30年,全镇森林覆盖率提高了12个百分点,农民人均收入增长了十几倍。
  对于三北人民来说,30年前的景象是不堪回首的。植被破坏、土地沙化、水土流失和干旱,从新疆到黑龙江,八大沙漠、四大沙地绵延连片,形成一条万里风沙线。
  1978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重大战略决策,包括西北、华北、东北13个省(区、市),建设面积406.9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42.4%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启动上马。
  “在我国经济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启动三北工程,说明当时的生态灾害挑战了社会经济发展的极限。”采访中,三北工程区的代表委员们这样评价说,“三北工程持续建设了30年,特别是上世纪充分利用农村义务工和劳动积累工进行低成本发展,奠定了今天工程区森林资源的基础和生态系统的框架。”
  一份数据显示,30年来,三北防护林体系的建设者们共完成造林育林2582万公顷,使1756万公顷的农田得到了有效保护,57%的农田实现了林网化,确保了粮食作物稳产、高产,三北地区年增产粮食约200亿公斤,森林覆盖率比1977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30年建设的累积效应逐渐显现,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
  因为难以消除的春季沙尘天,社会上曾有人对三北工程建设成效给予种种非议。对此,内蒙古乌海市委书记赵忠有一段这样的话:一些人由于不了解三北工程的内容和任务,不清楚各工程间的关系,简单地把三北工程建设成效与北京沙尘暴挂钩,并夸大工程建设在树种选择方面的问题,得出“投资几百亿元,三北工程建设无效”的结论,导致社会对三北工程建设作用和效益在认识上的混乱。
  “我们常年工作生活在三北地区,对情况最了解不过了,在三北人民眼里,三北工程那是救命稻草啊!”三北工程区的代表委员们说。
  三北人民最有发言权
  关于三北工程实施前后的区别,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赵雨森认为,只有三北人民最有发言权。“当地的农民群众都说,金色的种子,只能丰收在绿色的格子里。”赵雨森说,黑龙江省三北工程实施30年来,共完成造林195.3万公顷,是工程开展前30年的8.14倍。特别是风沙危害严重的西部30个农业县,森林覆盖率由建设初期的4.3%提高到12.48%以上,90%的农田实现了林网化,粮食增产15%左右,年增产粮食20多亿公斤。
  在新疆,保护农田,就是巩固绿洲;扩大绿洲,就是拓展发展空间。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政委雪克莱提·扎克尔说,新疆全区森林覆盖率由1978年的1.03%提高到现在的2.94%。人工绿洲面积已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3万平方公里扩大到现在的7万多平方公里。三北工程对新疆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乌海市市长白向群说,三北工程改善生态,护农促牧,所培育的森林资源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目前,内蒙古工程区立木总蓄积量达到1.8亿立方米,是工程启动前的2.5倍。
  “通过三北工程30年的建设,工程区的森林覆盖率提高了10个百分点,有66.7万公顷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初步控制。还建成了以红枣、核桃、苹果、酥梨和仁用杏为重点的干鲜果经济林基地,以柠条为主的灌木饲料林基地,并初步形成了以林为基础的林果业、林牧业等区域性产业,一大批农民依靠发展林业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林业厅厅长耿怀英说起三北工程的好处,如数家珍。
  由于工程辐射区域面积广,持续时间长,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校长尹伟伦认为,认识三北工程不仅要从提高中国北方农牧业的综合生产能力,增强防灾减灾和抗灾能力等方面来看,还需要从固碳的角度去认识,对于缓解全球气候变化,三北工程作出了巨大贡献。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育材这样评价:三北工程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林业建设的缩影,建设成就还包括为后来全国大规模的林业生态建设积累了成功经验,探索了发展道路,提供了建设模式。社会历史意义也十分重大。
  守护神的力量亟待壮大
  三北人民用亲身经历告诉了世人,三北防护林工程对于改善三北地区脆弱的生态环境和贫穷落后的生活面貌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现在,三北人看到,这位守护神地位下降、财力不足、后劲缺乏……但守护任务却依然艰巨。
  “我国49%的规划造林地、83%的荒漠化土地、85%的沙化土地在三北工程区,黄河下游淤积的泥沙,肆掠京津地区的沙尘,基本上来自三北地区。”全国政协委员秦百兰忧虑地说,任务如此艰巨,应该重视已经显山露水的三北工程的问题。首先是投资不足,根据规划,2001~2007年需要中央财政投资100.06亿元,实际投资只有34.09亿元,投资到位率为34%,工程的三、四期建设欠账也较多。另外,在干旱半干旱的三北地区造林育林,需要水利设施,需要长期精心地照料,反复进行改造提高,才能逐步形成稳定的生态系统。但三北工程只有造林补助,没有抚育管理投资,成过熟林不能及时更新,中幼林不能抚育管理,严重影响建设成效。
  白向群代表说,黄河由南向北穿越乌兰布和沙漠东缘,在乌海境内105公里,流动沙丘以每年8米~10米的速度东侵南移。西岸的民房、道路、农田被流沙掩埋,大量流沙进入黄河,使河床抬高,主河道摆动,对两岸特别是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市长罗志虎说,呼伦贝尔沙地总面积1957.2万亩,急需治理的流动半流动沙地总面积180万亩。三北四期工程国家批复总任务240.75万亩,实际只安排33.6万亩。他希望国家加大三北四期工程投资力度,保护好这片净土,实现环境与发展共赢。
  “一些地方为了既完成任务又不欠债,就降低种苗标准。而河西走廊这样的地区,管护经费几乎是造林经费的2倍,没有经费就无法组织抚育管理,最终影响效能。”甘肃代表团的代表们希望,生产任务和投资同步安排,并加大封育项目的比重。建议国家安排专门的抚育管理投资,对防护林的更新改造给予和新造林同样的补助,对采伐限额单独管理。让农民群众从更新中受益,防护林体系在改造后完善。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廊坊市市长王爱民认为,整个河北省中北部的林业建设都肩负着改善京津生态的任务。廊坊市未治理的近200万亩沙化土地及宜林荒山荒地是危害全市乃至京津的主要风沙源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阜新市市长潘利国说,阜新市作为三北四期工程建设的重点区域,通过发展林果产业、林下养殖、木材加工等,林业对农村经济的贡献率由4.9%提高到16.8%。目前,沿科尔沁沙地南部还有280万亩沙区需要治理,80万亩沙化耕地需要造林,不仅关系到资源枯竭城市的经济转型,也关系到辽宁中部城市群的生态安全。
  忧患中看到希望、追逐梦想
  “什么时候才能让剩下的荒沙不再躁动?”
  恰逢三北工程建设30周年,党和政府传来的一个又一个利好消息,让三北人民看到了希望。
  今年两会上,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让我们的祖国山更青、水更绿、天更蓝!”包括三北人民在内的亿万百姓感觉,这是一场“民生盛宴”的精华之一。
  而去年,党的十七大作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战略部署,赋予林业建设更加光荣的历史使命。建设生态文明,重点在农村,难点在西部,造林绿化是基础,项目支撑是关键。这对于而立之年的工程来说,是新的使命。
  “内蒙古自治区已经编制上报了《乌兰布和沙漠治理总体规划》和有关项目建议书,建议国家有关部委尽快立项,给予重点支持,将乌兰布和沙漠东部边缘完全锁定在乌海。”白向群代表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与风沙再拼一把。
  耿怀英代表说,近几年,不仅中央支持,而且山西省委、省政府每年安排巨资用于林业生态建设。为了加快发展,仍然需要国家加大投资、地方配套投资、基层多渠道融资。林业部门将坚持科学规划建精品、优化模式增效益、强化指导提质量、优化机制保成效。特别是要进一步活化机制,发展产业,进一步夯实生态建设的基础,打牢同人民群众的利益关系,挖掘林业生态建设的投资动力。
  “建设生态文明要求努力推进三北工程的科学发展,必须尊重客观规律,根据自然气候条件,因地制宜,乔灌草结合;根据不同的治理保护对象,因害设防,带片网结合;根据生态系统的状况、经济需求、生产能力,造封飞结合,按照山系、流域等自然地理单元,集中连片,规模治理,科学开发,综合利用。”对于三北工程的未来建设,尹伟伦委员提出这样的建议。
  记者曾参与三北工程调研,在走过的所有地方,留给记者最深刻的印象的是,因为吃够了风沙的苦,很多人舍不得离开那片家园,心甘情愿地成为分文不得无私奉献的三北防护林建设者的一员,为了重新树立起固若金汤的绿色屏障,一息尚存,不落征帆。